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晶晶妈咪做针线  

2008-09-07 21:34: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晚上晶晶妈咪做针线活了,完全可以用两个字来形容,绝对是场——灾难。

遥记得上一次做针线活还是我们周朵朵两岁多的时候参加哈哈少儿频道《宝贝一家一》的录制,要拍摄一个为宝宝制作沙包并且和陪宝宝玩沙包的内容,所以晶晶妈咪不得不拿起从小就没拿过的针和线来,还要装作很在行的样子演示给电视机前的年轻妈妈们看。于是为了这短短的几分钟,晶晶妈咪在幼儿园拜顾老师为师,在家里拜外婆为师,整整苦练了一星期,但即使这样,在节目当场还是抖抖豁豁,拿针脚大的是里面的绿豆都能掉出来,不过好在是电视节目,还有后期制作这样一关,总算在编导们的删删减减后,后来电视里放出来的晶晶妈咪做针线活还不算很灾难。

那时是2005年吧,距离现在3年多,但不夸张的说一句,这真的是最近一次做针线活了,3年里晶晶妈咪真的是没有拿过针线。晶晶妈咪早就评价过自己了,要我捏针绣花,那还不如让我打仗骑马。

那各位看官要问了,难道在这3年里你们家真的就没有掉个扣子、缝个口子之类的事?你还别说,也是平常过日子的老百姓,哪能没有这类事呢?一般性衣服要是真的裂了口子之类的事情发生——也不是60年代了,晶晶妈咪肯定就扔了,如果是纯棉的话那就剪了当一次性抹布给奶爸擦地板用。而掉扣子是经常要发生的事,特别是晶晶妈咪这种胃口日涨夜大的人,去年的裤子腰围小的被绷掉了扣子也是常有的事,不过我有我的后援团啊,我找外婆帮我订,如果是在幼儿园里上班时发生这种事,更好办,幼儿园随便找个大妈妈,请她们代劳一下就OK了,最常被我麻烦的是嘟嘟班级的李大妈妈,发展到现在,只要我提着裤腰或者捏着胸前的衣襟,走到她面前,扭着身子嗔叫一声:大妈妈——侬看呀!她就立马明了:哦,纽子又落特了是伐,来来来……然后三下五除二就帮我搞定。

除了外婆和大妈妈,甚至奶爸也称为我卯牢的目标,在3年里已经为我服务过好多次了,真的是惨无人道啊。有的时候在自己家,叫外婆外婆不应,叫大妈妈大妈妈不灵的时候,那也就只能勉强凑活着叫奶爸了。奶爸是个大男人,要他为我订裙子或者衬衫扣子当然不依,中国不是有句古话来的,叫男主外女主内,叫他堂堂大男人做女人的针线活,这也太过分了。可是晶晶妈咪有一套撒泼耍赖的方法,总归有办法逼他就范,虽然他那粗手笨脚捏着针线订纽扣怎么看怎么别扭,订完了那针脚肯定也不如大妈妈和外婆的细洁,但总比晶晶妈咪半点也不会强,所以奶爸也是我御用的小裁缝。

可是今天,当晶晶妈咪有一次遇到叫外婆不应叫大妈妈不灵的情况时,奶爸也不管用了,原因是这老兄正在聚精会神看F1,对我的命令听而不闻,我叫了几嗓子后,他竟然发飙了,说我烦S了,还让我自己去解决。可把我气坏了,于是一气之下,决定就争一口气,自己来搞定,不就是订个纽扣吗,我们中学里也是上过缝纫课的,只不过成绩一直是不及格就是了,大致的步骤我还是记得的,谁要劳烦你啊,看你的F1去吧。

今天的罪魁祸首这是晶晶妈咪的一条中裤,明天强烈的想要穿,又忘记拿去外婆家,要不然也不会这么迫切需要自己来订纽扣。自从有次聚餐归来就被绷掉了腰上的扣子,现在连那颗扣子都不知去想,还好家里有很多住宾馆拿回来的针线包,里面扣子也有配备着,只是比较难看而已,心里决定了,只是先订了应付下明天,下次再去买颗配套点的扣子重新订上。

正当我把我做针线的家当都拿出来了准备开工时,奶爸这厮看完了F1最关键的起步,又舔着脸来主动要求帮我订,切,我才不理他呢,智者不饮盗泉之水,廉者不受嗟来之食,强者不要求来之纽扣,我决定要做个强者,今天非自己订这颗纽扣不可。

奶爸在一边饶有兴趣的看晶晶妈咪把眼睛瞪成了斗鸡眼,花了大概3分钟才成功的把线穿进了针鼻里去,完了要开始扎针了,找准了位置,一针下去……“哎哟哇”一声,很没有悬念的,很老套的,很可想而知的,晶晶妈咪的手指被扎到了,这次扎的是左手大拇指,虽然这根针还算很细,也不是扎的很深,但还是正在隐隐的冒出血珠子来。

我大大的怒瞪了一下正瞅着我,乐的很的奶爸,继续狠狠的往下扎针,并且努力把我手下的布料想像成某个正在笑到嘴角咧到耳根的人的臀大肌,不过下手虽重,但这下却小心的多了,终于横七竖八的订好了,可是最后要在背面打结却把我难住了,因为我最后留出的线实在是太短了,以至于针根本就没办法从当中的线里穿过去并且成功的打结,我龇牙咧嘴的忙了半天,最后……“嘎嘣”,针居然断了,那么坚韧的,牢固的,粗壮的一根钢针居然也能被弄断,果然不是做针线活的人啊!

以上此语是奶爸在看到这一幕后先笑到肚皮抽筋,随后由心而发的感慨。

最后,晶晶妈咪恼怒的窘迫的用最笨的办法完成了那个打结——把断针剪下来,扔掉,随后把两根线头打来,费力的打了几个死结,就这样得了,安慰自己反正这只是临时的,现在只希望这颗在很笨的双手下的产物能坚强的捱过明天,随后就能找外婆或者大妈妈帮我处置了。

虽然嘴巴硬,不肯承认和接受奶爸对我的嘲笑,但心里却深深的认同,的确,让晶晶妈咪做针线,真的是场灾难。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